我玻璃心哦

只撩不干美滋滋

[侑谦]不知所云

忍足谦也很讨厌忍足侑士。

即使他们都姓忍足。

为什么会讨厌?

废话,因为忍足侑士处处压他一头啊。

你想想,要是你有一个堂兄哪一方面都比你优秀,这还不够膈应人吗?尤其你的堂兄还有某种变态的习惯,那一方面都只比你优秀一点,对,还不是超过你很多。

所以谦也在背后称呼侑士为,死变态。

可喜可贺。

你觉得这是唯一的原因吗?天真。

谦也表示你果然是个傻白甜。

侑士似乎说什么都能和谦也扯在一起。

你以为是新品种的狗粮吗宝贝

呵,天真。

就和谦也认为侑士讨厌自己一样,两人在这方面的感觉前所未有的保持了一致。

嗯果然是兄弟。

两个人关系改善的莫名其妙。

虽然他俩各自的爸妈把这当成是两个幼稚鬼终于长大了,但是谦也对此丝毫不信。

他那个堂兄能良心发现才怪,指不定又要搞出什么大事。

因为到东京上中学也是一件大事吧,谦也现在还记得那个夏休侑士对他是难能可贵的好了一点,唉。

大概是某个春假,他们一大家子人出去春游,虽然春游的时候只有谦也和侑士有时间。

侑士说,谦也啊。

谦也,????

侑士,我觉得你有点可爱

谦也,????你发什么疯

侑士笑了笑,没理他。

反正之后就莫名其妙的关系好了点。

中学毕业的时候谦也和侑士出去旅游,对,又只是他俩,毕竟他们的父母也不清闲。

晚上睡觉的时候,侑士要和谦也睡一间房。

谦也,?????

侑士,呃,省钱?

谦也,唉行吧

至于他俩是怎么在一起的呢?

唉,可能是不知不觉的吧。

想写长文
是不是还要搞个大纲
emmmmmmmm
我尽力吧……

【喻翔】沉沦

…没开完……懒得开……
对不住大家了…
链接评论区……
也许有一天会补完吧……

【林敬言×孙翔】五月情动

    纯属臆想。     

    校园暗恋。    

    拉郎配谢谢。  

    这其实是一篇生贺:)        

      

     今年的四月不太正常,气温忽高忽低,连带着孙翔的心情也忽高忽低。    

   

     左侧墙上的高考倒计时已经到了三十几,高三带来的燥热混合着气温的烦扰,带来了烦闷的气息,难耐的连自习课都安静不下来了。  

  

     孙翔坐在最后一排,紧贴着班级的后门,这个位置实在不好,前黑板的字儿看不清楚,后黑板的字儿被光搞的也不清楚,但是他还是很开心,好像嘴里一直塞着一颗草莓味儿的阿尔卑斯糖。是的,特别开心,像是一场柔软的恋爱。   

     孙翔开心是有原因的,他发现自己好像有了一个暗恋的对象。理论上来说这并不值得高兴——尤其是那个对象疑似有女朋友的情况下。当然这种情况下所谓的“疑似”,只能当成孙翔安慰自己的话语,但还是有用的,就像判决书没有下达的时候,一切都带着末日狂欢的意味。

      四月二十八号,临近五月,孙翔有些慌张。每次经过林敬言的班级都忍不住往里面望,这几乎成了本能,看见了心生欢喜,没看见乌云密布。

     成为天气重灾区的同桌,对孙翔的变化表示内心毫无波动并且有点想笑。

    

     同桌锤了下孙翔的后背,好奇地打听那个神出鬼没的“男神”,孙翔低着头有一搭没一搭回答着同桌的问题,同桌似乎看出了孙翔的不乐意,没有再问下去。高三又不是初三,谁还能没几个青春期的小秘密。

   
     快到五月,暂时盘踞在孙翔脑海里面的从男神变到了劳动节放不放假,他又想放假,又不想,纠结到整个人慌乱无措。同桌瞥了眼孙翔,完全不能理解孙翔蔫蔫的模样究竟是为何,只能归因于对未来的迷惘,其实某种程度上同桌的推论的正确的,未来的幸福也属于未来吧。

  
     下晚自习的时候孙翔的精神稍微好了一些,前提是他没在楼道里碰见林敬言和他的……女朋友。孙翔觉得自己迷惘一个晚自习的事情突然清楚了好多,心里一阵阵的往外冒甜水儿,有些甜蜜还有些酸涩,他安慰自己,起码自己还能看见男神。

   

      劳动节果然还是放了假,孙翔没想回家,就一个人在学校周围逛,然后在一家蛋糕店门口遇见了男神。
   
 

      孙翔有点懵,林敬言却主动开口:“孙翔?”孙翔继续茫然,林敬言无奈的接着说:“你是××班的吗?”孙翔回过神来,点了点头。林敬言笑了笑说:“果然如此,我去你们班看见你很多次。”

   
    
      孙翔想了想林敬言是他们班班长,的确来了很多次我们班,只是没想到他居然会注意到自己,突然有点开心。
   
     

      孙翔看了眼林敬言,和他手里拎着的蛋糕,更加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林敬言注意到孙翔的目光,笑着说今天是他生日。孙翔也忍不住笑了,你生日真巧啊。林敬言点了点头。
    

      林敬言又看了眼孙翔,说:“要不要一起来吃个蛋糕?”孙翔有点激动地问他可以吗?他笑了笑,说当然可以,都是同学。
    
  

      孙翔就这么进了林敬言家,意外地看见了林敬言的女朋友,孙翔的心里又难受了,连带着整个人都僵硬了不少。
   
 

      那个女孩倒颇为自来熟,看见林敬言带着孙翔回来了,连蛋糕都不顾,就拉着孙翔进了屋子,林敬言站在门口颇有点无奈,好在他的父母出来接过了蛋糕,才不至于自己尴尬。
    
   

      被拉进屋子里的时候,孙翔有点茫然,不知道这个也许是自己情敌的人到底想干些什么?那个女孩笑着问他是不是孙翔?孙翔点了点头,好奇地向她询问,为什么知道自己的名字?女孩笑了笑,说,林敬言念叨过几次你的名字。好在她记性好,这才记住了你。孙翔有点愕然,实在不知道林敬言为什么要在家里提起自己,但是总觉得不是什么坏事。
   
  

      女孩好脾气地介绍了下自己,孙翔这才知道这个女孩是林敬言的某个远方亲戚,不是什么女朋友。孙翔笑了笑,不用他同桌吐槽也知道,大概自己现在的表情是很傻的,但他还是想笑,就好像这场本来没有结果的暗恋游戏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过了最难的那关。
   
    
   
      林敬言过来叫这两个人吃饭,看见孙翔的笑脸自己不知道为什么也想笑,但是好歹还是忍住了。
   
  
    
      吃完饭,林敬言说送孙翔回家,孙翔想了想还是拒绝了,林敬言也没有坚持,说了句小心就回去了。
     
   
  
      孙翔回头看了看没有男神身影的楼梯,又回过头来往前走,外面天气很好,春意盎然,孙翔心想,这个五月会是一个正常的五月了。

   

【伪all翔】脑洞产物

试试?

守明→孙翔
妹妹→杜明
母亲→江波涛


刘庆邦

有个姑娘叫守明,十八岁那年就定了亲。定亲的彩礼送来了,是几块做衣服的布料。
媒人一走,母亲眼睛弯弯的,说:“给,你婆家给你的东西。”

“谁要他的东西,我不要!”

“不要好呀,我留着给你妹妹作嫁妆。”

妹妹跟过来,要看看是什么好东西。守明像是捍卫什么似的,坚决不让妹妹看,她把包被放进箱子,啪嗒就锁上了。

家里只有自己时,守明才关了门,把彩礼包儿拿出来。她把那块石榴红的方巾顶在头上,对着镜子左照右照。她的脸红通通的,很像刚下花轿的新娘子。想到新娘子,不知为何,她叹了一口气,鼻子也酸酸的。

按当地的规矩,守明该给那个人做一双鞋了。她的表情突然变得严肃起来。

她把那个人的鞋样子放在床上,张开指头拃了拃,心中不免吃惊,天哪,那个人人不算大,脚怎么这样大。脚大走四方,不知这个人能不能走四方。她想让他走四方,又不想让他走四方。要是他四处乱走,剩下她一个人在家可怎么办?她想有了,把鞋做得稍小些,给他一双小鞋穿,让他的脚疼,走不成四方。想到这里,她仿佛已看见那人穿上了她做的新鞋,由于用力提鞋,脸都憋得红了。

“合适吗?”

那个人说合适是合适,就是有点紧。

“穿的次数多了就合适了。”

那个人把新鞋穿了一遭,回来说脚疼。

“你疼我也疼。”

那个人问她哪里疼。

“我心疼。”

那个人就笑了,说:“那我给你揉揉吧!”

她赶紧把胸口抱住了。她抱的动作大了些,把自己从幻想中抱了出来。摸摸脸,脸还火辣辣的。

瞎想归瞎想,在动剪子剪袼褙时,她还是照原样儿一丝不差地剪下来了。

第一次看见那个人是在社员大会上,那个人在黑压压的会场中念一篇稿子。她不记得稿子里说的是什么,旁边的人打听那个人是哪庄的,叫什么名字,她却记住了。

她当时想,这个男孩子,年纪不大,胆子可够大的,敢在这么多人面前念那么长一大篇话。她这个年龄正是心里乱想的年龄,想着想着,就把自己和那个人联系到一块儿去了。不知道那人有没有对象,要是没对象的话,不知道喜欢什么样的……

有一天家里来了个媒人,守明正要表示心烦,一听介绍的不是别人,正是让她做梦的那个人,一时浑身冰凉,小脸发白,泪珠子一串串往下掉,母亲以为她对这门亲事不乐意,守明说:“妈,我是舍不得离开您!”

媒人递来消息,说那个人要外出当工人,守明一听有些犯愣,这真应了那句脚大走四方的话。此去不知何时才能回还,她一定得送给那人一点东西,让那个人念着地,记住她,她没有别的可送,只有这一双鞋。

那个外出的日期定下来了,托媒人传话,向她约会。她正好亲手把鞋交给那个人。约会的地点是村边那座高桥,时间是吃过晚饭,母亲要送她到桥头去,她不让。

守明把一切都想好了,那个人若说正好,她就让他穿这双鞋上路——人是你的,鞋就是你的,还脱下来干什么。临出门,她又改了主意,觉得只让那个人把鞋穿上诚试新就行了,还得让他脱下来,等他回来完婚那一天才能穿。

守明的设想未能实现.她把鞋递给那个人时,让那个人穿上试试.那个人只笑了笑,说声谢谢,就把鞋竖着插进上衣口袋里去了。直到那个人说再见,鞋也没试一下。那个人说再见时,猛地向守明伸出了手,意思要把手握一握。

这是守明没有料到的。他们虽然见过几次面,但从来没有碰过手。她犹豫了一会儿,还是低着头把手交出去了。那个人的手温热有力,握得她的手忽地出了一层汗,接着她身上也出汗了。那个人大概怕她害臊,就把她的手松开了。

守明下了桥往回走时,见夹道的高庄稼中间拦着一个黑人影,她大吃一惊,正要折回身去追那个人,扑进那个人怀里,让她的那个人救她,人影说话了,原来是她母亲.。怎么会是母亲呢!在回家的路上,守明一直没跟母亲说话。


【林敬言×孙翔】敬而远之

         纯属臆想,时间混乱。
        
     
   
     孙翔自认和林敬言不熟 ,除了自己曾经在劳动节的时候随众给林敬言发了个生日快乐的微博以外,两个人的交集仅限于打比赛和全明星,连赛后联谊都很少,怎么说呢,他们两个严格说来,就像是不同世界的人,年龄,打法,甚至战队,交集几乎是没有的,连粉丝都算是没有交集。
  

     所以在他看见门外站着的林敬言的时候,还是愣了几秒的。这个房子是他刚到轮回的时候租的,那时候自己还不确定以后会不会一直在S市待着,有个临时的住所总是好的,虽然说有队员宿舍,总不可能一直窝在公司吧,所以他才租了这间房,离轮回不近不远,价钱不高不低,到是合适。然而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知道这里的人绝对不超过一只手,所以林敬言为什么会在这啊,啧,真烦,孙翔想不出个所以然了,索性不想了,倚在门框上,好整以暇地看着林敬言。
      

  
     林敬言略微一想就知道了孙翔这个表情是什么意思,倒没多在意,直接把人卖了,“唐昊让我来的”。
   
  
     唐昊,那个嘴上没个把门的,迟早会吧自己给卖了。知道了谁出卖了自己,孙翔皱着眉头把林敬言给让了进来。废话,他们两个大男人站在门口像个什么样子。
  
  
    林敬言感觉到孙翔的不耐,心里也是无奈,然后直接进了房子。
  
  
     气氛很尴尬,林敬言想,太尴尬了。太安静了,他应该开口说话,打破这种安静的局面。可他该说什么,他能说什么?谈战队?不可能,万一触了孙翔的霉头,该怎么办?那还能谈什么啊?
   
   
     孙翔兀自坐在沙发上,似乎在纠结着什么。是了,他还没有意识到这么冷的局面,他只是在纠结着林敬言为什么到他这儿来,纵使是唐昊告诉他的,他也没有来这里的理由啊。孙翔想,自己要不要问问他呢。
  
  
     算了吧,自己开口能说什么呢,可是这样好像不太好。
      
    
      林敬言想了想,觉得还是自己先开口吧。

  

      “你最近……”  “喂……你……”意料之外地同时开口,又同的住口,孙翔本来就不太美妙的心情就更加不美妙了,林敬言笑了笑,眼角弯了弯。
   
    

       孙翔的心情稍微好转了下,继续说:“你来这干嘛啊?”对,他终于想到了最关键的问题。
   
   

        林敬言倒是没想到孙翔会这么开口,想了想措辞,“比赛告一段落,想休息休息,刚巧唐昊说S市环境不错,我就来这里看看,就当给自己放放假。”

     

       “那你来找我干嘛?”孙翔精明起来不是那么容易就被糊弄的。

   

       “因为我在S市人生地不熟啊。”林敬言回答的理所当然。
   

       被噎了一下的孙翔哼了一声,不知道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林敬言倒是挺开心的,自己倒了杯水,孙翔斜眼瞥了他一眼,什么话都没有说,什么话都不需要说吧。

    
     
      孙翔默认了林敬言住在自己的小窝里,但是拒绝带着他出去玩,废话,两个死宅男玩个屁啊,还不如窝在家里打荣耀。这是某个孙姓先生的原话。

   

      后来两个人果然窝了一个夏天,打打荣耀拌拌嘴,也算过的充实,至于其他人,似乎被无视了,刻意的也好,不刻意的也罢,然而在林敬言被孙翔送走的时候,状似无意的说了一句,“加油,下一次。”
      
    
  
         孙翔笑了笑,“会的,我会,你……”
    
  
      
         “我也会。”
  
    
      
          后来林敬言想起这个夏天,总是觉得有点遗憾,遗憾什么呢,他想不明白。
      

   

【林翔】敬而远之(烂尾,慎)

        
        
     
   
     孙翔自认和林敬言不熟 ,除了自己曾经在劳动节的时候随众给林敬言发了个生日快乐的微博以外,两个人的交集仅限于打比赛和全明星,连赛后联谊都很少,怎么说呢,他们两个严格说来,就像是不同世界的人,年龄,打法,甚至战队,交集几乎是没有的,连粉丝都算是没有交集。
  

     所以在他看见门外站着的林敬言的时候,还是愣了几秒的。这个房子是他刚到轮回的时候租的,那时候自己还不确定以后会不会一直在S市待着,有个临时的住所总是好的,虽然说有队员宿舍,总不可能一直窝在公司吧,所以他才租了这间房,离轮回不近不远,价钱不高不低,到是合适。然而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知道这里的人绝对不超过一只手,所以林敬言为什么会在这啊,啧,真烦,孙翔想不出个所以然了,索性不想了,倚在门框上,好整以暇地看着林敬言。
   
  
     林敬言略微一想就知道了孙翔这个表情是什么意思,倒没多在意,直接把人卖了,“唐昊让我来的”。
   
  
     唐昊,那个嘴上没个把门的,迟早会吧自己给卖了。知道了谁出卖了自己,孙翔皱着眉头把林敬言给让了进来。废话,他们两个大男人站在门口像个什么样子。
  
  
    林敬言感觉到孙翔的不耐,心里也是无奈,然后直接进了房子。
  
  
     气氛很尴尬,林敬言想,太尴尬了。太安静了,他应该开口说话,打破这种安静的局面。可他该说什么,他能说什么?谈战队?不可能,万一触了孙翔的霉头,该怎么办?那还能谈什么啊?
   
   
     孙翔兀自坐在沙发上,似乎在纠结着什么。是了,他还没有意识到这么冷的局面,他只是在纠结着林敬言为什么到他这儿来,纵使是唐昊告诉他的,他也没有来这里的理由啊。孙翔想,自己要不要问问他呢。
   

【韩翔】自制米糊

#虽然说了也没用,但还是一定要说的ooc

   天真热,就算在空调屋里,也是热。

   孙翔摇了摇头,努力的把刚才涌上心头的一个念头甩出去,他想喝米糊了,想喝那种自己打的,尽管用机器打和速溶的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可是……他家里没有米……而且……只有一个放了三四年的⭕阳豆浆机,这,这tmd就尴尬了。

    孙翔想了想,在压抑住自己的渴望和下楼买两瓶⭕粒橙这两个选择中摇摆不定,后来,他灵机一动,果断的选了第三选项……:

       歪,你是韩文清嘛,带点米过来!
       什么,你在开会?那你来不来啊?
       要来就快点儿,翔哥我有急用!
       什么什么用,你快点儿过来,不过来……你就别想过来了!
       给你十分钟!!!

   什么人哪,叫过来还不过来,让小爷去请嘛,伐开心,孙翔嘟着嘴,内心像开了弹幕一样。

   ◢▆▅▄▃十分钟的分界线▃▄▅▇◣
    韩文清看着沙发上的那个葛⭕瘫的少年,忍不住在心里叹了口气,自己怎么就招惹上这个小子了呢。

    孙翔看到韩文清进来了,他一个鲤鱼打挺,从沙发上跃起,两只眼睛像星星一样blingbling的。

    老韩在心里又叹了口气,身子一错,那袋5kg的东北珍珠米就这样暴露在孙翔的视线里,孙翔的视线都快具象成了隔壁老王的星星射线,老韩又又在心里叹了口气。

    孙翔就直接地跳到了老韩……的大米前,“哎,老韩啊,”孙翔搭话了,“你会淘米吧。”韩文清其实本来心里有些烦闷,一听这话,也顾不得烦闷了,“你想干什么?”语气自然有点冲,要是在平时,孙翔分分钟就炸毛,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眼睛都快长到了那袋子米上。

     孙翔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还没跟韩文清说正事儿呢。

     “咳咳咳,”孙翔装模作样的清了清嗓子,在看见韩文清那张黑脸的时候瞬间破功,“好嘛,我想喝米糊了~”兴许是明白自己的不着调,连平常趾高气扬的话,今天都变的软糯了些。

     韩文清最受不了的就是孙翔的撒娇了,尤其是在某些特定时刻,于是,他难得的沉默了。孙翔有点慌了,该不是不给自己打米糊吧,他想。

     韩文清叹了口气,实质上的叹气,然后认命的去淘米了。

◢▆▅▄▃淘完米的分界线▃▄▅▇◣

     “好了,现在要开始打了!!”孙翔像是忽然打开了某个开关,整个人都闪烁这圣母……呸,圣斗士的光辉。

     韩文清无奈的拿起了那个⭕阳牌的豆浆机,“多少米?”

     孙翔歪着头,想了想,“两把吧,哎!不对,你手比较大,一把半吧!”

     被手大的韩某人沉默的听翔翔的话,如果非要用话来描述……那应该就是……这个时候,只需要微笑就可以了……屁嘞……韩某人依旧沉默的按照翔翔的话去做,不然嘞,不然孙翔马上就会炸毛了……

    唉~韩文清在心里又叹了回气,他感觉自己一年的唉声叹气都比不上今天一天的。
    
◢▆▅▄▃嗯,打完米糊了▃▄▅▇◣

(为什么这么快?因为不知道写什么啊,滑稽.jpg)

   “怎么这么稀啊,你是不是水放多了!!”孙翔忍不住吐槽。

    韩文清……韩文清心里苦,但他不说。

    他不说话,孙翔也要说话啊。

    于是接下来就是孙翔的个人脱口秀……吐槽时间了。

    “你是不是水放多了啊,这么稀,我还不如喝水呢,起码比喝这解渴,而且这玩意儿还黏黏糊糊的,怎么喝啊,你跟我说怎么喝啊!!!!!!哎!!!你干嘛啊,我跟你说,我宁死不屈的!!!!”

         然后韩文清就身体力行的告诉孙翔,这该怎么喝……翔子啊,不作死就不会死啊~